welcome to here!

《梦旅人》 妹妹小说 原创

可可站在学校五楼的天台上,看着远方的白云,觉得有点儿晕。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远方,想着,为什么远方的地平线,看起来和自己在同一个高度?如果她会飞,如果她能飞到地平线那么远,那么她是不是就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?可可踏上了天台边沿窄窄的水泥围栏,跨过了围栏上用来避雷的铁条,再往前一步,她就能踏入蓝天。她张开双手,闭上了眼睛,双脚轻轻地蹬离了地面。……芝芝从刚才起就有一些心神不宁。她把这件事情归咎于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的缘故。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,刚进高中三天,就有一个白马王子式的男孩子向她表白,这实在是天大的幸运。可是,自己的心中为什么会这么慌乱?这所学校叫做江南高级中学,是全市数一数二的名校,而且这个学校有一个特别班,会招收一些交了高额赞助的孩子。赞助费高的惊人,所以那个班里的学生大多数都是富二代。芝芝初中三年级戒电视戒娱乐一年,才好不容易考进了这所学校,心中就是暗暗存着要攀上枝头变凤凰的幻想。结果,才进校第三天,就在下课时间被拦在了楼梯拐角。特别班的一个身材高大欣长,长相清秀,头发染成淡棕色的男孩子挠着自己清爽的短发,红着脸羞羞答答地要芝芝答应做他的女朋友。男孩说话的口音有一些奇怪,白皙的手腕上戴着一只镶嵌了一圈巨大的蓝宝石的黑色手表,搞得芝芝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跳动得那么快,是因为男孩儿温柔的声音,还是因为他的手表上在阳光下闪闪烁烁的蓝宝石。芝芝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烧得滚烫,然后连男孩子的名字都没问,就飞也似地逃跑了。逃跑的瞬间,似乎瞥见可可站在一边发着呆,脸色有点发青。然后,她坐在教室里,将脸深深埋在双臂之间,很后悔。一个这样又帅又有钱的男生向自己表白耶!自己怎么就吓跑了呢?太不淡定了,太没大家闺秀的风范了。想起自己为了能与在这所学校里出没的贵族少爷们平起平坐地说话,早晨对着镜子练了整整半个小时"不卑不亢的贵族式微笑",练得脸部肌肉抽经,导致早饭那个肉包子吃得相当的辛苦。芝芝的母亲看见芝芝僵硬的面部肌肉,还残暴地捏着芝芝的脸颊,检查芝芝有没有蛀牙。可是,真的有白马王子找上门的时候,自己辛苦练习的成果,竟然完全用不上。这让芝芝感到很气馁。她紧紧抿着嘴唇,一双肉嘟嘟的小手用力敲打着自己的大腿,以表达自己无言的不甘心。可是,充满着痛苦的甜蜜的心中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有这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。那片阴影,是深灰绿色的。听到身旁的脚步声,芝芝从自己的双臂之间抬起头来,看到可可铁青着脸从自己的身边走过。可可的座位在芝芝的后面,是她进入这所学校以来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儿,清爽的短发,中性的打扮,总是微微扬起的下巴和微微眯起的眼睛,看起来有点儿可怕。但是当芝芝回过头去对可可轻声说"啊,你的头发是灰绿色,好漂亮。"的时候,芝芝注意到,可可的脸上掠过一阵难以察觉的羞涩表情。吝啬笑容般的,可可回过头去,避开了芝芝的目光,凶巴巴地说:"你要是敢告诉老师的话我就揍你。"芝芝甜甜地一笑,一双晶晶亮的眼睛深深地望着可可,她的心中,忽然觉得这个打扮得有些可怕的女孩儿,其实很可爱。"喂,我以后叫你绿毛好吗?"芝芝忍着笑意,继续调侃着可可,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忍不住想要欺负她。可可的脖子保持着别扭的姿势,就是不愿意看芝芝的眼睛。或许她生怕接触到芝芝的目光,就会泄露自己内心的秘密吧。可可动作有些笨拙地站起来,口中喃喃地念着:"我去洗手间。"就大踏步地向教室外走去。班主任站在讲台后面,十分惊愕地看着在上课期间招呼也不打就跑出去的可可。可可走过第一排座位的时候,膝盖重重地磕在第一排的课桌上,发出"咚"的一声巨响。"听上去真疼。"芝芝掩着嘴,喃喃地说,眼中是忍俊不禁的笑意。她没有想到,这个看上去冷冷的酷酷的女孩儿,会如此的害羞。或许她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吧。可可却像是一点儿都没有被敲疼似的,不顾被撞歪的桌子,和第一排的同学哀怨的目光,用和刚才完全相同的步伐向教室外走去。只是,脚步一瘸一拐的。十分钟后,可可又从教室外若无其事地回来,脸上的表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与冷酷,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芝芝在心里几乎笑出了声,但是却努力维持着严肃的表情,注视着可可看上去有些刻意的扑克脸。那是入学第一天的早晨,班会上发生的事情,之后整整一天,可可都没有再看过芝芝一眼,也没有对芝芝说过一句话。现在,芝芝有些奇怪地看着可可,心里忐忑着不知道可可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羞得通红的脸颊。只见可可脸色严肃,动作有些僵硬地走进了教室,似乎在一页练习本儿的纸上写下了什么东西,又维持着一张扑克脸走了出去。目送着可可从教室门口消失的背影,芝芝抚摸着自己的胸口,心中疑惑着自己到底为什么如此的不安?是因为可可的眼神吗?不知道为什么,敏感的芝芝总觉得,可可的眼神中,有一丝绝望的气息。那是死的气息。芝芝为自己心中跳出的这个念头而惊愕。可不是吗?当初芝芝的父亲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爱怜地看着芝芝,对她说:"乖乖出去玩一会儿,晚上再回来。"芝芝懵懂地点了点头,离开了家门。可是,和小伙伴儿们玩耍总不能尽兴,心中总觉得怪怪的,她心里越来越忐忑,丢下了小伙伴儿们跑回了家,用脖子上挂着的钥匙开了门。只见,父亲在陋室的屋梁上,悬梁自尽了。芝芝到现在还记得,从窗户中透进的光是那么明亮,把父亲悬挂在空中缓缓摇晃的身体,照射出一个剪影。那一年,芝芝才五岁。芝芝心中隐隐觉得,可可的眼神,像极了那时候的父亲。她忽然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,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教室门口,不顾同学们惊愕的目光。跑出教室门,她蓦然发现,可可的身影恰好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,于是,她向着可可消失的方向狂奔起来。教导主任恰好经过走廊,看到狂奔的芝芝,严厉地怒喝着:"喂,那个同学!走廊里不能奔跑你知不知道?"可是,芝芝根本置若罔闻,从教导主任身边快速地掠过,还撞翻了教导主任身后帮着搬文件的眼镜男。等她气喘吁吁跑到走廊尽头的时候,可可早就不见了。走廊尽头是楼梯。芝芝心中急速地转动着疑问:可可向上走了,还是向下走了?江南高中的教学楼一共五层。一楼是高中三年级学生的教室,二楼是二年级,三楼则是老师们的办公室。一年级生被安置在四楼,而五楼则暂时仍然是闲置状态。芝芝还没上过五楼,整个学校的学生们,都很少上五楼,因为这个学校里有许多关于五楼有鬼的传说,即使才入校三天,芝芝就已经有所耳闻。而且风景最好的天台因为安全的问题,长年关闭,因此,五楼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尽管绝对不愿意相信,芝芝的直觉就是带着她向上爬去。五楼的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尽管绝对不愿意相信,芝芝的直觉就是带着她向上爬去。五楼的走廊很暗,走廊的尽头是一片明亮的白光,那是从天台的大门中透过来的。恍惚间,芝芝有一种走廊的尽头通往天堂的错觉。天台的门边的地上是一把巨大的消防斧,和满地的碎玻璃,显然刚才有人砸开走廊一侧消防柜的玻璃,拿出消防斧砸开了通向天台的大门。芝芝的心脏,怦怦狂跳起来。芝芝知道这不是由于她跑楼梯跑得很急的关系。这是一种充满着不祥感的悸动,很疼,疼得窒息。她不顾自己早已上气不接下气,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了最后的漫长路程,站在了天台的门口。眼睛适应了天台上炫目的日光后,芝芝忽然感到浑身无力。她跌坐在地上,扬起厚厚的灰尘,眼泪从眼眶中无声地滑落,在布满灰尘的地面上画下了一个个黑色的点。因为那短暂的一瞥中,芝芝只看到了一头灰绿色的短发,消失在视野中。

  • 相关tag: titi176日记